AD
首页 > 游戏 > 正文

坤鹏论:提高警惕防“专家” 反思科技为何如此重要

[2019-07-17 06:33:31] 来源:[db:出处] 编辑:[db:作者]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[db:内容简介]

原标题:坤鹏论:提高警惕防“专家” 反思科技为何如此重要

经济学家是对昨天感兴趣,企业家是对明天感兴趣,让一个对昨天感兴趣的人去判断明天,这是悲哀!

——马云

终于在每天的笔耕中又迎来了一个周五,每周两天的休息日坤鹏论是不写文章的,人能犯点懒,也算是个小确幸。

一、警惕“半吊子”专家误国

这两天看到有文章说,警惕“半吊子”专家误国,这个批判很好!

在坤鹏论看来,如今的专家多如狗,遍地走,就是因为这个特殊职业,一不用考试,二不用评级,更不用哪个部门颁发什么证书,谁都能称为专家,甚至完全可以自说自话,自己给自己按上专家的光荣称号。

高人说,做就要做离钱近的生意,这样才能嗅到最多的钱之芬芳,攫取到最多的钱之利益。

所以,专家中最多的非经济学家、经济专家、金融学家、金融专家莫属,这个现象,世界大同。

因为,大部分国家都没有要求这些“家”必备职业资格,光是美国就有15万左右的人声称自己是这样那样的经济学家、经济专家。

这种经济学家泛滥之风何时开始的呢?

坤鹏论查了查,应该源于18世纪和19世纪,从那时候起,只要在社会科学领域杰出的知识分子都被称为经济学家,其中有大名鼎鼎的思想家,比如:亚当·斯密、约翰·斯图尔特·穆勒等。

并且,经济学家以及专家根本就是一个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职业,他唱多也好,唱衰也罢,只要控制好尺度,基本就能如入任它风吹雨打,稳坐钓鱼台的大自在境界。

就像一些股市中的经济学家,你因为听信了他的错误言论,而亏掉的钱,你能找他算账追究损失吗?

除了经济学家好当,没有具体界定限制外,关键还在于人们也对他们的消费需求旺盛。

在所有科学中,无论是硬科学还是软科学,气象学和经济学为人们的消费提供了最多的预测和言论,看看媒体和互联网,没有哪个领域会比经济学家更能哔哩哔哩。

那么,什么地方经济学家和专家最扎堆呢?

有人说,当然是大学啦!

错!

应该是各类金融机构,比如:银行、投资机构、保险公司、证券公司等。

这些机构都设有自己的分析部门,雇佣了大量分析师,比较牛的分析师在外被称为专家或经济学家,最牛的分析师则被称为首席经济学家。

他们每天进行着大量的分析研究工作,其实就是不停地预测着明天、下周、下个月、下一季、下一年的经济和行业走势。

首席经济学家的预测往往会成为其公司的正式预测,然后被公司管理层用来做业务规划,或是发布出去,为公司也为自己扬名立万。

首席经济学家所拥有的预测权给予了他们在公司里相当大的权利。

当然,就像商业一样,有需求必然就会有供给,需求越大,供给越多,专家的泛滥也是人们强烈需求的体现。

近些年,中国经济飞速发展,特别是金融,更是一年几个台阶地大步向前,再加上金融其实就是信息的生意,饥渴的人们自然需要专家不断释放出更多信息。

坤鹏论认为,没有什么专家的危害度比经济学家更高。

他们错了,自己基本毫发无伤,人们对他们充满了宽容,但是他们的错误言论或预测的伤害对于国家、社会、企业的影响却不小。

它会导致政策制定者、企业主管以及我们个人的决策失误。

就像有人所评论的,“比无用还糟糕,会对经济产生实际的长期危害。”

政府可能会根据经济学家错误的分析和预测制定被误导的长期决策,企业则会因此而错误地制定发展规划,不是盲目扩大,就是过于保守,失去发展的机会。

事实上,和变化无常的经济环境相比,经济分析和预测会给公司经营注入更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,例如汽车行业的生产周期长,工厂生产能力的调节需要较长时间,如果汽车行业的高级主管依靠经济分析和预测来制定生产计划,将会付出很高成本。

比如:经济学家对未来几年乐观,那汽车厂商可能会选择提高生产能力,支付加班费,增加存货。如果未来经济下行,这些成本都会成为拖垮企业的重要因素。

日本汽车厂商的策略就是不理会任何经济分析与预测,它们给零件供应商的订单永远只与初始预测相差2%,而这对成功地生产高质量汽车并赚取高额利润起到了作用。

专家的错误言论和预测的不利影响还会让人产生无谓的焦虑,经济的一个重要根基就是预期和信心,对未来预期好,未来可能会真的就好,对未来预期差,未来可能会真的差,这里面就是经济主体人的信心决定。

2014年9月9日,网商大会上,马云说:“中国真正优秀的经济学家没有多少,我的看法,经济学家首先是个数学家,他对数学的模式很有兴趣;其次,经济学家对昨天的数据有兴趣,而企业家是对未来有兴趣,所以你让一个对昨天有兴趣的人去判断未来,这是悲哀。”“假如企业家要去听经济学家的话,这些企业家一半已经死掉了。”

“我认为,我们企业家判断未来不能听经济学家,春江水暖鸭先知,我们企业家最能够感受到时代的变化,经济的变化,如果你这个时候还去听经济学家的预测,你的灾难就大了。”马云继续吐槽道。

大部分人对从地震到经济崩溃的灾难性预测相当着迷,曾经出版预测经济末日的书甚至都能成为一个微型行业,而如今它们更多搬到互联网,不断用危言耸听的标题恐吓着人们,比如:即将到来的经济大地震、资本主义的崩溃、伟大的预测、金融大决战……

也许人们受经济命运预言的吸引源于罪恶,正如有人所说:“世界末日预言家长期受欢迎,反映了经济学的准圣经观点:有罪不受报应吗?”

当我们把有关经济命运的书罗列在一起,就会发现它们的套路何其相似,这些书的作者在书中一开始就声称,最终我们要为多年的无节制和入不敷出付出高昂代价,接着他们通过修改数据,比如:进行平均、填补漏洞、解释例外情况和调整时间周期来展示存在兴衰周期的证据,然后再说,我们正将步入一个不可避免的经济滑坡。

目前,我们所遇到的最大问题,在这其中就有不少经济学家的错,他们真的没少起坏作用。

回头想想,前些年,不正是他们一度鼓吹第三产业(尤其是虚拟经济的代表——金融业和虚假繁荣的代表——服务业)代表了经济体发展程度的理论观点吗?

不正是他们叫嚷着全球化下的世界大分工吗?

不正是他们不断贬低工业的作用和价值吗?

最终,在现实印证了这些观点之谬误,已经达到祸国殃民的程度。

相信不少老铁会疑问,为什么他们总错,为什么我们总信?

还记得坤鹏论曾写过的《人类靠讲故事主宰地球 我们都是戏精的后代》吗?

在人类社会里,最大的特权就是讲故事,谁拥有了讲故事的权力,谁就拥有了统治的地位,上帝、宗教、民族等各种组织等,都是“讲故事”的产物,最终实现成百上千人的协作,并可以很好管理他们。

就像《乌合之众》中的那句话,“掌控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,就掌控了统治他们的艺术。”

大众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或者真理,大众是短视、盲从、偏执和狂热分子。

我们总有种错觉,以为自己一直忠诚于真理,忠诚于价值,实际上,我们忠诚的是自己的幻想、情绪和欲望。

所以,我们会被专家讲的那些披着科学外衣的悬疑故事、科幻故事、荒诞故事、恐怖故事……深深吸引,就因为他们套上了所谓的理论,搬来了不知是不是编造或改造的数据,再加上头顶闪烁的光环,就深信不疑。

坤鹏论要告诉你一些真相:

经济学家研究的都是昨天的数据,但就像股市一样,过去和现在顶多只有3%的关联,所以他们从出发的那一刻就没找对路。

不管他们是哪个经济学流派的,甚至是完全对立的,他们在预测的准确度上几乎没有差别——成功预测了过去5次经济衰退中的9次。

相比其他学科,当下的经济学已经远远落后了一个世纪。

不少专家的言论仅仅反映了自己的人生观,多少现实检验都不能缓和他们的思维定式。

经济预测行为是一个运气游戏而不是技术,没有人能连续好运。

科学方法首先提出基于观察的假设,然后再用控制下的实验来检验假设,最终创造出科学理论。与其相反,经济学家在其学院办公室进行理论推导,得出逻辑上一致但潜在中却毫不相关的概念。

二、科技创造经济结构

自从人类选择了科技的道路,经济就成为了技术的一种表达。

下面是坤鹏论在复杂经济学中学习到的理论,从这样的角度看科技、看经济,就会更透彻地明白,为什么科技和科技创新如此至关重要。

就像马克思所说,经济形成于它的“生产工具”,在他的时代,生产工具包括了大型工厂和纺织机械。

让我们沿着这个思想看经济,你就会发现,技术构成了经济的骨架,经济中的其他部分,比如:商业活动、博弈中各方参与者的策略和决策、商品和服务的流动,以及随之而来的投资等,则构成了经济体的肌肉、神经和血液。

但是,所有这些其他部分都只是环绕经济的外围部分,而它们也是由技术塑造而成。

所以,只有技术才构成了经济的结构。

经济因它的技术而形成了一种生态,经济形成于技术,经济为新技术形成了机会利基,当新技术出现后,这些机会利基就会被填补上。

什么叫利基?

它是指针对企业的优势细分出来的市场,这个市场不大,而且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服务,产品推进这个市场,有盈利的基础。

经济是从它的技术中涌现出来的,或者是萌发出来的。

这就意味着,经济不仅必须随着技术的进化而重新调整适应,而且还必定会随着技术的进化不断地形成和重构。

同时,这也意味着,经济的特征,即它的形式和结构必定会随着技术的变化而变化。

总结一下,我们可以这样说:

当技术构成了集合之后,创造出一个结构,决策、活动、商品流和服务流全都发生在这个结构中,进而创造出了被我们称为“经济”的那种东西。

因此,经济就是以这种方式,从它的技术中涌现出来。

它不断地从它自己的技术中创造自己,并决定哪些新技术将进入它的自身。

这里就存在了这样的因果循环:

技术创造了经济的结构,同时,经济调节着新技术的创造,因此也调节着经济自身的创造。

坤鹏论建议以上这段可以以互联网为例,在脑子里转上一转,你就会将其内化为自己的知识了。

我们用个实例来深刻理解一下。

让我们回到18世纪60年代的英国。

实用的、易操作的纺织机械出现了,这就提供了一种可以替代当时以手工作坊为基础的生产方式的途径。

当时流行的生产方式是散工制或外放分工制:羊毛和棉花的纺织都是在家里以手工方式完成的。

但是,新的纺织机械在刚开始时只取得了部分成功,因为它要求比家庭手工作坊规模更大的生产组织。

这样一来,纺织机械就为更高级的组织安排,也就是纺织厂提供了机会,并使自己也成了更高级组织中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工厂本身作为一种组织手段,这也是一种技术,反过来也要求另一种手段来实现机器生产,那就是工厂劳动力。

劳动力当然早就已经存在于经济当中了,但是,当时的劳动力数量并不足以支撑这种新的工厂生产体系。

它所需要的劳动力主要是从农业转移出来的,这种转移反过来要求在工厂附近有居住的地方。因此,工人宿舍和工人住房的建设就开展起来了。

而工厂、工人及工人住房的组合,就是工业城市。

随着工业城市的增长,一整套新的社会组织方式,或者说一整套新的制度安排出现了。

由此,维多利亚式的工业经济结构就开始涌现出来。

技术进化引发的反应当中,有些根本不属于经济领域,手工作业可以机械化这个观念,很快就从纺织业传播到了其他行业,并导致新的机械设备的出现,最终整个社会被机械所覆盖。

当然,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几十年都不算长。

在当时的制造业工人中,有许多是童工,并且机械还处于不完善阶段,所以工作条件恶劣,安全问题频发,这种情况就引发了强烈的改革需求。

人们要求保障他们的安全,随着呼声越来越强烈,于是,法律制度做出了进一步的调整,比如:劳动法出台。

接着,新的工人阶级开始要求在工厂创造的财富中分享到更大的份额,为了改善自己的境况,他们找到了一种有效的手段,那就是组织工会。

因为工厂是集中化的组织,所以工人比分散在孤立家庭小作坊中的劳动者更容易组织起来,短短几十年内,工会便成长为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。

可以说,纺织机械的到来,不仅替换了家庭小作坊的手工生产方式,而且还为更高一级的制度安排创造了机会,那就是工厂生产体系。

在这个制度安排中,机械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,新的工厂系统反过来又生成了一个对劳动和住房需求的链条。而为了满足这些需求所提出的解决方案,又创造了进一步的需求。

所有这些,到最后进化成了维多利亚式工业体系,整个过程用了100多年的时间才最终完成。

所以,如今担心未来人工智能会引发大规模失业等问题,就显得有些可笑了。

因为人们根本不了解,技术会带来整个经济结构的进化,甚至会延伸到全社会更多领域。

毋庸置疑的是,新技术的增加和旧技术的替代,促进经济发生了结构性变化,经济紧随其后进行重新调整和适应。

上面的论述,是不是让你从颠覆的视角再次审视科技与经济?

是的,科技决定了经济,经济促进了科技,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循环,但科技是其中最重要的动力源,没有科技进步,经济很难发生结构性进化,经济的结构不改变,即使给诸如商业活动、商品、服务等其他部分强加上最新科技,也往往是生搬硬套,水土不服。

再通俗点讲,车还是马车的骨架,它本身只能拉1吨的东西,如果不从改造骨架入手,拼命往上面堆能拉10吨东西的汽车零件,最后的结果就是分崩离析。

经济从科技中涌现,科技创造了经济结构,要想在世界赢,必须科技赢,最差也要走在世界前列,或者完全掌握最新科技中最尖端的一些技术,这样才有合作的重要砝码。

本文由“坤鹏论”原创,转载请保留本信息

坤鹏论

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:kunpenglun。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,创始人为:封立鹏、滕大鹏、江礼坤,是包括今日头条、雪球、搜狐、网易、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,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6000余篇,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800余万次,文章总阅读量近20亿。

查看更多:

为您推荐